<xmp id="4w2wi"><nav id="4w2wi"></nav>
<nav id="4w2wi"><strong id="4w2wi"></strong></nav>
<menu id="4w2wi"></menu>
<menu id="4w2wi"><strong id="4w2wi"></strong></menu>
  • <menu id="4w2wi"><code id="4w2wi"></code></menu>
  • <menu id="4w2wi"></menu>
    • 原來我鄰居是大神啊

      半闕長歌

      短篇已完結28.27萬

        【都市溫暖治愈系,這個冬天,讓我們暖暖的。】   “是你?”   簽售會上,安婧抱著書,驚愣不已。   誰能告訴她,當紅白金作家、被譽為靈魂寫手的柏川大神,竟然是她六年前的鄰居!   “這就是偶像劇的開頭啊!”閨蜜興奮。   然而,中間隔了五年的時光,誰又還在原地?   *   記者采訪柏川大神,“您今年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男神答:“找到故事里的那個女人。”   而現在,故事里的女人站到了他的面前。   “好久不見。”他說。   *   她以為的偶遇,不曾想是他五年的拼命追逐。

    • 偵婚之警花妙探妻

      情雪凝鈺

      短篇已完結42.68萬

        W市,周日。   初冬的早晨,陽光明媚。   童心穿著居家的寬松毛衣和藍色牛仔褲,安靜地坐在“Polo”咖啡館內,靠窗的位置。   卡其色的高領毛衣,在日光的映照下,顯得格外溫暖。   干凈的臉龐,脂粉未施,卻依然唇紅齒白,流露著青春的朝氣。   若是不明言,只怕沒人會把她和“警察”這個職業扯上關系。   連著叫了幾次續杯服務之后,她懶懶地打了個哈欠,看了眼墻上的掛鐘,心里略有不快……

    • 那少年的發絲又軟又卷

      木橘子

      短篇已完結38.36萬

        江城高中的學生都震驚了,因為他們學校大名鼎鼎的校霸竟然乖巧地坐在剛來的轉校生旁認真的學習!   哦買嘎的!這個世界玄幻了!   那天,高二七班來了一位轉校生,漂亮又受歡迎,聽說還是個學霸,怎么會有這么優秀的人!但是!為什么坐在后面一直都無所謂的校霸總是有意無意地想引起這位轉校生的注意!   安辰專門露出脖子上的項鏈從平詩畫旁邊經過,是走的太快看得不清楚嗎?再走一遍,是沒注意嗎?再走一遍,怎么還沒認出來嗎?再走一遍!   “詩畫!你怎么還沒認出我!”安辰氣憤地撐著雙手按在相隔的兩個桌面上,委屈地怒視著坐在板凳上的平詩畫。   平詩畫冷靜地伸出手,揉揉他那又卷又軟的黑發,還是像以前一樣舒服。   周圍的人倒吸一口氣,完了!校霸最最最最最不喜歡別人碰到他頭發了!上次有人不小心碰到,被狠揍了整整一個月,但是!但是她竟然揉了!天吶,為什么校霸好像很享受的樣子!   “我認出你了啊。”平詩畫好笑地看著面前晃蕩的項鏈,這可是她媽媽生前送給她的生日禮物呢。   “哼!我就知道。”   眾人無語地看著這位異常傲嬌又聽話的校霸,紛紛感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一物降一物?   【傲嬌又別扭的校霸小狼狗?溫柔又腹黑的學霸御姐,我們曾經一起面對生死,一起經歷病痛的折磨,如果能健康地活下,在看到對方時一定要第一眼就認出哦!且看學霸御姐怎樣調教惡霸校草?】

    • 笑忘歡顏

      唯、紫汐

      短篇已完結16.28萬

      “我要是你,就一次吃個幾十片,死了算了。”看她因為失眠而服用安眠藥,他勾唇冷漠的笑。 六年同學,四年同桌,名字相似又在一個屋檐下生活。這緣分深的讓他們都難以接受。 對她而言,他冷血無情,理所當然的成為了自己頭號厭煩人物。 對他而言,她自私自利,渾身上下每一處都讓他反感。 她割腕自殺,血染浴缸,他打電話云淡風輕的說“帶她離開,她弄臟了我的浴室……” 他們的青春是激烈瘋狂的,最后,都被傷的體無完膚。 瀕臨崩潰的邊緣,他們卻還在笑:生,我要你記住我。死,我也要你記住我。

    • 菜鳥戀愛守則

      繁夏輕歌

      短篇已完結24.65萬

        【甜寵,1v1,大bossPK小菜鳥,小逗比挑戰老司機】   中夏公司一直存在著兩大謎團。   1、品貌非凡如總裁是否還是單身。2、空有其表如冉檸究竟是怎么進到這超一流的大公司的。   而后有一天,這兩個謎團忽然同時解開,整個公司沸騰了!   ——   冉檸最近有點慌,她不知道除了頂著個“妖艷賤貨”的罵名外,到底是什么時候學會吹牛這個技能的?!    【情景一:】   妖孽男:“聽說你們公司一個小丫頭揚言上過你?”   偌大高密的實木老板桌后,季之夏薄唇微勾,“眼光很好,志向不錯。”   “嘖,沒想到你好這一口!”   季之夏淡笑不語,除了光說不練假把式,其他都很好。   【情景二:】   某年某日,季大BOSS忽然心血來潮,“知道我為什么留你在中夏嗎?”   冉檸頓時后背一僵,神情一肅,“總裁您有伯樂命,天縱奇才,能掐會算!知道小的有朝一日絕對會成為中夏不可或缺的人才!”   大BOSS斂了笑,“好好說話。”   冉檸閉上雙眼,“您見色起意,慧眼識珠,一早就認定我是中夏不可或缺的老板娘!”   季之夏:“乖~”   ——   他將好色當雅事,她把牛皮當目標。   古人曾云:食色性也。季之夏說:“一生只好一人,流氓亦是情圣。”   現代人說:男人都是大豬蹄子!冉檸一字一字的敲著鍵盤,“如何反抗上司性騷擾?在線等,挺急的!”   此文又名《不好了,總裁他好色!》、《夏日檸檬》、《我和BOSS之間兩三事》……   

    • 此情何處寄

      茹魚得水

      短篇已完結30.75萬

        我馮淼,永遠成不了站在你身邊的女人,我不愿成為你的累贅,不愿你因我而成為他人的笑話,更不愿因我而拖累了你的仕途。我會帶著你從未見過的兒子,在天上看著你,為你祈福,為你祝愿,惟愿你開心快樂。

    • 暖冬短篇合集

      涼小途

      短篇已完結3.25萬

        溫靳:“阮甜,你別哭了……”   阮甜:“我……我疼……”   溫靳俯下身,指腹拭干她眼角的水漬。   “再哭我親你了。”   *   小巷子里有個瘋女人。   她沒瘋,她只是愛一個人。   愛了一輩子。   秦初雪:我愛你,愿意為了你下地獄。   *   很多年前,青樓里有個名妓。   她在等書生回。   樓緋:小書生,你真是個騙子。   *   人生很苦,而你是甜的。   幾個小故事。   暖你一冬。   本書又名風花雪月。   (俠客,名妓,圣僧,總會為愛癡狂)   

    • 傲嬌學霸之腹黑校草請指教

      鋼鐵豬

      短篇已完結32.78萬

        她是天真爛漫的乖巧女孩,在閨蜜的點醒下走上了強撩校草的不歸路。   他是信息學院公認的男神,自戀,腹黑,總散發著迷人的魅力。   用他的話說,和他走在一起的女生,是會被人扔雞蛋的。   留學的日子里,她原想著努力學習拿個學位就完事了。想不到一個不經意的玩笑,她闖入了他的生活中,命運巧妙的安排讓他們走到了一起。   這是一個學霸乖乖女撩上腹黑校草并幸福地在一起的甜蜜故事。   她的撩漢套路雖然俗,但憑借鍥而不舍的毅力,一步步俘獲校草的心——即便她真的很嫌棄他的王子病。   【傲嬌小劇場】   某天清晨,被電話吵醒的周南清不耐煩地接聽了電話。   “你說什么?搬宿舍,現在嗎?”   她掛上電話內心只覺得“完了”,剛換宿舍第二天又要搬回來,這么多東西該怎么辦呢?   “喂——”   “宋辰羲…”   “干嘛?”   “你有空嗎?幫個忙唄,我要換宿舍到樓上…”   “我在吃早餐哎,能別煩我嗎?”   “可是我東西很多,一個人搬不動啊!”   她可憐巴巴的語氣,可對方似乎并沒有心軟。   “我要吃早飯,掛了。”   “喂!”   宋辰羲你這個大壞蛋,居然見死不救?   正當周南清在心里把這位腹黑校草罵了三十遍,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開門!”   剛才的傲嬌勁兒去哪了?周南清面露狡黠的笑容。   “就知道你不會不管我。”   【甜寵小劇場】   “宋辰羲,你聽說過‘男友力’三個字’嗎?”   看著一桌子食材,周南清瞧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男生。   “‘男友力’說的是我嗎?”   對方把眼鏡向上推了推,繼續看著手機。   “你少自戀了!你要想被夸這三個字,就過來幫我切菜。”   “喂,我怎么也算是個校草級的人物,你居然讓我做飯?”   “不做飯,你今晚就等著餓死吧!”   周南清二話沒說便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走到一旁歇息了。   “好好好,我做還不行嗎?”   “可是,你得教我啊。”   宋辰羲嘟囔著,周南清“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剛才還說不做呢?”   “怕你待會兒又吃泡面,笨蛋,一點都不懂愛惜自己!”   他假裝生氣,敲了敲女孩的腦袋,她撅起小嘴表示抗議。   “你怎么老欺負我啊?”   “周南清,從沒有第二個女生敢對我這樣。”   【腹黑小劇場】   “周南清,有件事找你商量一下?”   “說吧。”   “你不是晚上在機房熬夜嗎?晚上我睡你宿舍吧,白天你再回來。”   “什么?宋辰羲你把我房間當酒店了?”   “我睡你的房間,這可是你的榮幸,別人求之不得呢!”   周南清只覺得額頭冒出三根黑線,這家伙完全不把自己當外人啊。   下面推薦一下我的其他文文:   《國民校花:男神甜寵愛》——連載中,校園女神被異國求學的京城少年追到手的故事。   《豪門盛寵之千金歸來》——已完結,傻白甜落魄千金在霸道總裁的指引下一步步復仇成功的勵志故事。

    • 你是我年少的微光

      米西貓

      短篇已完結14.19萬

        她從小默默無聞,天真至極,遭人厭棄。她從小沒有父親,她的母親將她視為自己的占有物,對她要求嚴格,遠遠超過她的能力所及。高中的時候,她遇見了自己的相反數黎明。那個無論走到哪里都自帶光芒的人,他高高在上,她低如塵埃。喜歡上他,她不費吹灰之力。因為這份自以為是的喜歡,她背負上同學口中賤人的罵名,她遭人暗算,她被他厭惡,她被母親強行押送到美國。這一去,就是十年。十年之后,經歷了從丑小鴨到白天鵝的蛻變,萬眾矚目的她回國。她用了十年時間將他忘卻,卻因為一紙病例讓所有努力分崩離析。十年里她無數次累到昏厥的夜晚,最后終于得到了報應。她得了絕癥。她不顧一切地回國,拼勁全身力氣尋找他的下落。是重拾年少那份執著還是報復,全在她的一念之間。

    • 慕總等妻:可緩緩歸矣

      夕夢顏雪

      短篇已完結13.05萬

        H大校花林夢涵,自三年前一場車禍后,每天晚上都會夢到一男人,直到有一天她看見了那個男人。H市首富慕宇,沉迷在痛失愛人的回憶里一直沒有走出來,直到有一天他看見了一個和愛人長得一樣的女孩。一團火遇到一團冰,不知道是火先熄滅還是冰先融化。   現實中“諾諾,你終于回來啊,我就知道你不會離開我的。”慕宇抱著林夢涵的手不由得緊了緊,但是當他說完這句話,林夢涵卻直接一把把他推開。   在慕宇疑惑的眼神下,林夢涵卻有些不高興的說:“先生,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不叫諾諾,我是林夢涵。”   而在夢中“涵涵,你終于醒了。”歐諾撇撇嘴,推開他。   “慕宇,我是歐諾呀”   大夢初醒,是對愛人的不忠,還是對戀人的不平……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常州 | 宁波 | 阳江 | 武安 | 建湖 | 大理 | 灌南 | 亳州 | 遵义 | 许昌 | 南京 | 永州 | 宿迁 | 驻马店 | 公主岭 | 德清 | 朔州 | 东营 | 兴化 | 河南郑州 | 孝感 | 百色 | 昭通 | 巴音郭楞 | 赵县 | 平凉 | 赵县 | 宜都 | 蓬莱 | 文昌 | 那曲 | 天门 | 金华 | 包头 | 招远 | 山南 | 玉溪 | 滁州 | 陕西西安 | 泗阳 | 周口 | 巴彦淖尔市 | 龙岩 | 吐鲁番 | 遵义 | 万宁 | 白银 | 绵阳 | 莒县 | 安庆 | 辽阳 | 赵县 | 陵水 | 广汉 | 保定 | 许昌 | 台湾台湾 | 张家界 | 日照 | 任丘 | 百色 | 武安 | 武安 | 山南 | 珠海 | 庄河 | 海丰 | 湘西 | 临夏 | 绥化 | 沧州 | 吴忠 | 保定 | 湖州 | 神农架 | 乌海 | 泰兴 | 克拉玛依 | 台山 | 湖州 | 怒江 | 库尔勒 | 铁岭 | 广饶 | 伊犁 | 亳州 | 海西 | 姜堰 | 桂林 | 喀什 | 阿坝 | 中山 | 南安 | 漳州 | 高雄 | 齐齐哈尔 | 和县 | 包头 | 长葛 | 三亚 | 百色 | 安庆 | 白城 | 铜陵 | 乐清 | 济源 | 秦皇岛 | 宝鸡 | 营口 | 中山 | 松原 | 贵州贵阳 | 贵港 | 绥化 | 伊春 | 保亭 | 安阳 | 果洛 | 甘肃兰州 | 东海 | 定州 | 安吉 | 大庆 | 濮阳 | 漯河 | 阿拉善盟 | 台湾台湾 | 甘南 | 盐城 | 海拉尔 | 绵阳 | 安庆 | 攀枝花 | 鄢陵 | 三沙 | 武夷山 | 抚顺 | 玉溪 | 莱州 | 鸡西 | 滕州 | 呼伦贝尔 | 德清 | 三河 | 西双版纳 | 宁波 | 常州 | 乌兰察布 | 苍南 | 锡林郭勒 | 眉山 | 宁波 | 惠州 | 鹤岗 | 博尔塔拉 | 乐山 | 沧州 | 单县 | 涿州 | 怒江 | 中山 | 和田 | 莒县 | 山西太原 | 东方 | 六安 | 新余 | 赣州 | 日照 | 牡丹江 | 酒泉 | 金华 | 新余 | 白城 | 玉树 | 承德 | 阳江 | 三亚 | 宜宾 | 武安 | 乳山 | 东方 | 琼海 | 平凉 | 文昌 | 商洛 | 石河子 | 平凉 | 鸡西 | 延安 | 新泰 | 肇庆 | 齐齐哈尔 | 常州 | 新乡 | 海宁 | 池州 | 牡丹江 | 柳州 | 白城 | 青州 | 三门峡 | 泰州 | 山东青岛 | 六盘水 | 锡林郭勒 | 昌吉 |